西樾_

分开亦是共同度过

我来悄悄问一下  吃货团皮下是不是换人了呀👈👈

“晓时檀记”太太为什么点不开页面了😭😭😭

关于p大的小说结尾的整理(一)

肉丸子汤:

○就是关于皮皮的文的结尾,很喜欢皮皮的结尾所以整理一下啦





1.镇魂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只要镇魂灯还一直烧下去,混沌虽然存在,就永远不会作乱。”

  

他话音落下,那高过大山的树冠突然化成了千万点细碎的水珠,散落到每一个角落,被大封破裂折腾得满目疮痍的大地恢复了本来面目,长出初春时节容易被人忽略的嫩绿来,地上的凡人们也不会记得发生过这样一场暗无天日的浩劫。

  

第一缕天光方才刺破乌云,原来是天亮了。



(想当年看镇魂结尾的时候差点以为沈巍真那啥了……)





2.杀破狼

正文结尾:

太始帝在位一十八年,始终以“代皇帝”自居,亲自颁发了一系列宪令,从自己这位“代皇帝”限制到文武百官乃至于天下黔首,是套一视同仁的权责范制,以便时时自省。

  

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推开上千年的沉疴与迷雾,缓缓而行。

  

一个时代的落幕,总是另一个时代的起点。



番外结尾:

太始十八年,顾昀交回玄铁虎符,挂印请辞,几个月以后,太子李铮从他一言九鼎的皇叔手里接过了皇位,废除年号,设立放之四海皆准的新历,将一众前辈磕绊摸索了十八年后平稳抬起来的新时代延续了下去。



至此,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我超级喜欢杀破狼的结尾噫呜呜噫)







3.默读

        骆闻舟被骆一锅的新造型震撼了一下:“谁把猫毛给剃了?”

  费渡:“你妈。”

  “叫谁呢?”骆闻舟有些不高兴地瞪他,“过年时候给你的红包白拿的?”

  费渡明显顿了一下。

  骆闻舟本来是随口开玩笑,见他迟疑,突然回过神来,心里一疼——寻常人能脱口而出的“爸妈”,对于费渡来说,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坎。

  也许要迈很久,一辈子那么久。

  骆闻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只好强行跳过这个话题:“大冷天的给猫剃毛,穆小青这个女同志怎么那么欠呢……”

  费渡忽然出声说:“妈说这样能帮它面对现实,省得它总觉得自己只是毛长虚胖……”

  后面的话,骆闻舟一概没能听进耳朵,他一脚踩在地下室最后一个台阶上,呆住了似的转向费渡——

  费渡好似若无其事地避开他烧着的视线:“我好像闻到炒栗子味了。”

  “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日子,走运当然是好的,不过我情愿做到分毫不差,这样,运气来的时候,你就有所准备了。”——《老人与海》by海明威。



(总觉得还是要把整个情节都截出来比较好)







4.天涯客



那些身在局中各自悲哀的人,比如他,比如容夫人,比如温客行,比如周子舒,比如赵敬,甚至顾湘曹蔚宁,他们都企图“跳出去”。



叶白衣想要跳出那天人合一的诅咒;容夫人想要跳出那冰天雪地的长明山;温客行想要跳出鬼蜮,重回人间;周子舒想要跳出天窗,自由自在;赵敬想要跳出整个江湖的规则,居高临下,手握乾坤;顾湘和曹蔚宁想要跳出世间根深蒂固的偏见,遗世独立地在一起。



他们倾轧、争夺、机关算尽、舍生忘死。



就像是一道深渊,有的人跳过去,便出去了,有的人没过去,便摔死了。



而那道深渊,有一个名字,叫做――江湖。



(说实话我真的超级喜欢天涯客)







5.坏道

一个恶魔死了,千千万万的恶魔却还在人群里隐藏着,随时会苏醒在人心里。



人心是个黑箱,没人能说出里面究竟藏了什么,光风霁月下也许会是暗潮涌动,从每一次恶念里吸取力量,渐渐成形,破笼而出,阳光找不到地地方,遍生污秽。

  

然而,我们毕竟还是生活在阳光下的。





谢谢你教会我成长和告别
极限挑战 再见了

我爱的少年永远鲜活热烈

惨还是我杨哥惨

摘纪录:

2018年的最后一天,在评论区留下今年看过的最想推荐的书吧。

枣糕废鱼:

我弟弟有一次跟我打电话,为大学食堂吃的不好而难过。




那个时候他刚报到,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跟我打电话难过,说因为军训吃不到热饭,感觉要崩溃了。








曾经我喜欢跟年长的人聊天,我为高中考试成绩失利哭,她跟我说这算什么事儿你上了大学就知道还有更难过的,上了大学我为不适应环境哭,她说你这算什么事儿等进了实验室有你更难受的,进了实验室我为繁琐的科研压力哭,她跟我说还有工作结婚养孩子,你这算什么,都是小事儿。




后来我就不再跟她说这些事儿了。




一开始我觉得确实是这样,考试砸一次,好像确实比不过将来的工作变迁来的重要。


那个时候看到有个太太说,她看到有个粉丝发了一条自己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正要祝福她才发现她在升高中, 然后太太打了一长串省略号,写了个行吧。




为什么我们总会以过来人的姿态标榜优越感呢?




一开始我也跟大家想的一样,或者说强迫自己和大家想的一样,我不敢跟年长的人说我因为考试失利而难过,不敢说我因为和朋友闹了别扭而难过,因为这些东西在他们眼中好幼稚,好蠢,我怕他们笑我,让我看上去像个傻逼。


我拒绝回忆一年前的我办的傻事,因为我觉得那很傻逼。


我努力表现的很酷,很理智,很成熟,我担当起了安慰别人的角色,我给那些喝醉酒的人拍后背让他们吐,听他们哭,然后打车送他们回宿舍,我看很多职场的东西,即便很痛苦还是努力在现实生活中说那些大人才说的话,我只敢把真实的担忧跟最亲近的朋友交流,也只敢把自己的深夜矫情都分享给网络社交上不认识的人们看。




直到有一天,我病倒了,看了心理医生。




她听我阐述完,问了我一句,你为什么不接纳你自己。






然后她说,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你拒绝回忆的,你觉得是傻逼的你,已经是那个阶段的你,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你了。








对于一个中学生,考砸了,可能就真的是世界崩塌级别的打击了。




因为她只是个中学生,这是她应该有的恐惧,担忧,焦虑。




一个中学生靠自己的努力克服消化了考砸了的困难,重新打起精神的勇气,不比一个三十岁的成人弄丢了工作,从颓废黑暗中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廉价。




这两种勇气,都是同样值得人鼓励,值得人欣赏的。




在不同阶段的人有不同阶段的担忧和麻烦,从这些艰难困苦中挺过来的人,都是值得喝彩的。






开大组会,我导师是博导,带了一堆大博士,我按年龄排最后一个,前面所有的师兄每一个都展示了一堆项目,一堆成果,而我有些连题目都听不懂,轮到我的时候,我只能打开ppt,说,对不起,我上周有考试,我只看了一些论文,做了一些小仿真。




我讲的内容对于在座的每一个,都是幼稚又肤浅的,我越讲声音越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努力了,但有些我花费数个日夜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好弱小,好没用,好幼稚。






在组会后,我自己把自己埋在文献里,走神中难过,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了一条来自师兄的微信。




师妹,我真的觉得你做的很好。


你的ppt下面都标注了来源。


你开头查的那个数据表格,很费时间的。






你真这么觉得吗?




真的。


慢慢来。






这个安慰我的师兄比我年长,做的内容也很厉害,是那种肉眼可见又聪明又努力的人,他在组会上刚刚展示完自己的成果,连同门师兄都忍不住夸他。




说句实话,看到这条微信,我想冲过去抱着他哭。










所以,我很喜欢听那些刚进入一个新阶段的人跟我兴高采烈地分享他们的新生活,或者担忧的事情,因为那让我觉得她们很宝贵,很鲜活,让我忍不住想呵护,想珍惜。即便我也还岁数很小,但我现在并不觉得我幼稚了。




因为我,已经问心无愧地,在这个阶段,努力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形形色色,拼命努力活着的人啊。












我听着我弟弟在电话里的哭诉,慢慢地安慰他,没关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而且还不如你呢。




我觉得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已经是这个阶段的你,能做到最好的样子了。





恭喜两只小可爱!

太棒了我们莎头!!